消肿不了的大校额? 有地方小学一年级有二三十个班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消肿不了的大校额? 有地方小学一年级有二三十个班

点击:9670
  

  消肿不了的大校额? 小学一年级竟有二三十个班

  一所小学在校生5000多人,其中,一年级招生人数超过1000人,班级超过20个;午饭时间食堂坐不下,学生不得不分时分批进餐;礼堂面积有限,开学典礼只能派代表参加;每天上学、放学时段,校门口拥挤不堪……最近几年,各地出现了一些生源暴涨的超大中小学。

  一边是教育部门想尽办法通过名校办分校、教师流动等方式,大力推动优质教育资源均衡化;一边是部分热门中小学持续膨胀,20多个班的小学、36个班的初中,不得不通过办公室改造、借周边小学教室、增加新校区的方式纾解困局。

    郭磊清说,对比任教初期面对学校近100名学生和现在不到20名学生,她能适应和理解农村村级小学撤并带来的教学现状,哪怕还剩下一个孩子,她和其他老师也会坚守到最后,为了教室里的书声朗朗,为了孩子脸上沁润心灵的微笑。文/王剑 图/赵春亮
    资料图:小学校园。图/赵春亮

  有关人士认为,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城镇化速度加快、随迁子女不断增多等多重因素叠加,教育资源供给面临巨大压力。对此,亟须以前瞻眼光深入研判趋势,早做谋划,仔细算清生源账、师资账。

  生源暴涨:“好多学校都装不下了”,上一所小学要换3个校区

  近年来,教育部明确要求清理大班额、大校额,但开学之后部分学校人满为患的现实仍很严峻。

  今年暑假,东部某省会城市排行前三的名校在家长群中发布公告,因主校区生源爆满,办学条件受限,政府为六年级毕业班的同学安排了小巧雅致、功能齐全的新校区,恳请家长理解并配合搬迁。

  据了解,距离该小学本部3公里外的原区少年宫,下个学期将成为该校六年级毕业班学习的地方。而此前,该校一年级已整体搬迁至另一个过渡校区。对此,家长们颇多怨言:“上个名校真不容易,小学6年要流浪3个校区。”

  不仅是省会城市,地级市或县域的热点中小学也面临类似压力。据悉,江苏某地一所小学一年级今年共收了1100多个孩子,分了23个班。目前该校的在校生已经达到5000多人。

  “好多学校都装不下了。”一位学校负责人对半月谈记者说,不仅教室不够,操场和运动设施更是捉襟见肘。半月谈记者在开学期间走访了几家公办小学发现,有的学校开学典礼,只能每个班派几名学生代表参加,因为人实在太多了,没那么大的场地。还有的学校几个年级、四五十个班级共用一个实验室,美术教室也是在狭小的空间内硬搭起来的。

  该校负责人对半月谈记者表示,一搬再搬实属无奈之举,也是目前条件下所能做出的最优选择。“家长的抱怨我们都听在心里,但对于学校的管理者来说,一所学校几个校区又何尝不是一种巨大的挑战?”

  东部某县级市外国语学校的一位老师说,她所在的学校光初一就有36个班,不谈教学质量、升学压力以及老师的职称晋升、上升通道,每天光是排查各类教育隐患就令人疲惫。“几千个孩子背后就是几千个家庭、几千个成年人,有时候光应付家长我就头皮发麻,每天都在满负荷战斗。”

  大校额背后的“生源账”为何难算

  部分热点学校的持续膨胀究竟因何而起?有关专家认为,这背后既有优质教育资源的虹吸效应,也有学区设置的规划问题,还有对学龄人口波动的动态研究和预判不足的原因。

  从表面看,名校效应最为突出。在教育资源充分竞争的地区,好学校越来越挤,弱学校越来越空,这样的“马太效应”已显。教育部门近年来不断推进优质教育资源均衡化,通过增加学位、推进名校办分校等举措,力图缓解大班额、大校额的问题。然而,这些改革举措在家长们“赢在起跑线上”的择校热情,不断加快的城镇化趋势,以及新建小区适龄生育人群大幅增加的现实面前,仍然压力不小。

  南京一所小学曾用一场奥体的“万人运动会”认证了自己的超级小学身份。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该校大概有5000多名学生,共105个班。新一年级人数从2013年的13个班650人,扩展到2018年22个班1144人。业内人士分析,该校膨胀源于双重因素叠加,一是双学区,同时拥有小学和初中的优质教育资源;二是位于新的人口聚集区,新小区多且学区房性价比高。

  从深层次看,未能科学研究和预测人口流动趋势,对生源与教育资源供给能力研究不足,是造成局部过热的根源。

  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和2019年8月教育部官网公布的各省小学学生数显示,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随迁子女生源增加,全国城乡各地小学入学的生源人数都在持续增加。按照“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和二孩出生的年龄来推算,二孩入学的峰值即将到来,未来压力还可能进一步增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地区的教育资源在配置过程中,如果对局部生源高峰到来的时间、强度估计不足,容易引发暴涨的“入学潮”与匮乏的教育资源之间矛盾集聚。

  二孩入学峰值陆续到来,如何应对

  专家认为,学龄人口波动是一个正常现象,但对学龄人口波动所做出的应对之策,则考验各级政府的治理能力。以往那种在学龄人口大幅减少时大规模撤并学校,在学龄人口急剧增加时大规模兴建学校的做法,看似顺势而为,但其应急性却容易导致局部地区陷入教育资源不足与资源过剩的怪圈。

  半月谈记者在南京采访时了解到,通过名校办分校等方式,当地教育部门正竭力促成弱校做优,促进生源回流。拉萨路小学分校方兴小学由原下关区5所薄弱小学合并而成。随着政府对滨江地区的大力开发, 2016年学校在原址扩建,并于去年成为拉萨路小学直属分校,实行总校负责制,本部派出教师团队入驻学校。

  “这个学校原本90%以上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每年能有三五个学区生过来就不错了!”方兴小学负责人陈宁告诉半月谈记者,去年8月并入拉萨路小学后,两所学校资源全部打通,一年里本部过来交流的老师就有近20位。

  专家认为,在二孩入学高峰到来前,提早谋划,算清生源、师资、校舍等资源账至关重要。一方面,要立足新型城镇化发展和生源剧增的实际,加强义务教育资源的预警预测和前瞻规划,积极实施布局调整,扩大资源供给。另一方面,还要切实解决教师结构性缺编问题,科学编制教师队伍建设专项规划,及时根据生源增长动态灵活调编,实施按岗位购买服务补充教师,新师资优先补充到农村偏远学校。

  来源:2019年第19期《半月谈》

  半月谈记者:蒋芳

顶一下
(31979)
踩一下
(1355)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